生🌿🐑

背景为私人稿件
妥妥冷圈人
花亦山乙女迷惑人远离我

[玉云陵]都是你夫君

莫名其妙的脑洞(和群里内个不太一样)

修罗场巨多

新坑()

有一点狗血,亿点

  

  陵在寒江出任务时不慎受伤,一支暗箭射穿了他的右肩。如果不是暮色及时赶来,恐怕尸体都凉了。

  月怜给远在南塘的玉泽寄了封信,没等来回信,反而等来了花世子花千榭。

  “我在南塘听说陵受伤的事马上就赶快来了。”

  花千榭将自己身上的斗篷甩到一边:“陵怎么样了?”

  月怜叹气:“前几日又染了风寒,伤口也被感染了。”

  花千榭皱眉:“……玉先生来过信吗?”

  月怜摇头。

  

  月灵呆在房间内拿来一个汤婆子:“陵哥哥还冷吗?”

  陵轻轻摇了摇头。

  天一天比一天冷,现在还飘着大雪。

  月灵抓住陵的手塞进棉被。

  那天陵满身是血被带回来时属实把小姑娘吓到了,一度以为陵命不久矣,在门前放声大哭。前几日又染了风寒,伤口恶化,月灵一听便整日守在他身边。

  陵脑袋昏昏沉沉的,上下眼皮直打架。

  花千榭推门而入。

  “我了个去都烧成这样了??”

  花千榭一惊。

  月怜捏了捏眉心:“让人去抓了药,不过好像作用不大——公子最近可仍在忙?”

  花千榭:“忙个毛,前两天还跟我哥听戏来着。”

  陵听不太清二人的对话,迷迷糊糊只听到几个字。

  “……伤到骨头了,抬手都费劲。”

  花千榭刷刷两下提起笔:“我再写一封,后天回南塘带去。”

  陵微微侧头,望向窗外的雪。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好像活不久了。

  

  玉泽难得空闲,跟花忱坐在二楼听戏。

  “你倒是悠闲——哎,前几日月怜寄来的信你没看?”

  玉泽轻抿了口龙井:“出不了什么大事,不必看。”

  花忱手撑着脑袋看向戏台:“陵好像受了伤,小花前几日专门去看了,你就一点不担心?”

  “陵身经百战,这点小伤应干扰不了他。”

  “行吧行吧。”

  花忱话锋一转:“那群人怎么办?我听小花说陵这次伤得挺重,你真确定万无一失?”

  玉泽放下茶杯,另一只手轻拂腰间挂着的翎羽:“定安然无事——消息已经放出,他们定会去找‘熙王妃’作突破口。”

  等这事结束,“熙王妃”便不再是虚名。

  玉泽心头浮上暖意,打算过几天回寒江看自家孔雀。

  花忱盯着他不语,抬手招呼小二又上了壶酒。

  

  陵受的伤比以往重的多。

  暗斋残党得知“熙王妃”这一事时,誓必扳回一局。

  ——所以这群家伙哪弄来的枪???

  陵赤脚在雪地上奔跑,身后枪响一声接一声。

  追得挺紧的啊。

  陵自知伤没好不是对手,想着多和他们周旋一会等支援。

  ——但人烧傻了,跑着跑着竞不知跑到了何处。

  在床上趟了十几天,果然人不运动智力会下降。

  陵内心感慨万千,并没发现树上准备放冷箭的家伙。

  “——!!!”

  一支箭直直插在他腰腹处。

  “击中了!”

  陵眼前一阵晃忽,咬牙掏出几枚仅剩的翎羽朝敌人丢去。接着便被脚下的石子一绊,险些滚下山坡。

  “陵!!”

  花千榭的身影出现,还带着一队兵。他身旁还有个小小的红色影子,八成月灵不用猜猜。

  “陵哥哥!”

  还真是。

  花千榭带人跟着脚印一路追来,越追对周围环境越熟。

  陵,一伤没好二风寒没好,能撑到这会真是有够为难……等会???

  “陵别过去!!”

  “那边是断崖!!!”

  花千榭大喊。

  艹啊怪不得这么熟,这他吗不就我当初坠崖那地吗!

  “别过去!!!!”

  晚了。

  陵脚下一滑重重的栽倒在地,想抓住枯枝支撑却发现掌心已被划伤,血冒了一路。

  陵这才发觉腰腹上的伤囗还在渗血。

  大概是失血过多,陵甚至来不及回应花千榭就已经坠崖,失去了知觉。

  “陵哥哥!!!/陵!!”

  这是他最后听见的声音。

[云陵]松手

bebe

短篇

  

  云无羁警告过陵很多次,不准松开他的手。

  “再松一个试试。”

  云无羁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将他整个人拽进怀中,与他十指相扣。

  “好好好,不松了不松了。”

  云无羁:“你哄小孩呢?”

  陵长臂一伸,勾住他的脖颈:“对啊。”

  云无羁捏住他下巴,吻了上去。

  云无羁很喜欢牵陵的手,尤其是戴着钻戒的那只。

  陵侧躺在酒店大床上,半眯着眼:“还没看够?云无羁你是个手控吧?”

  云无羁轻吻他指尖:“不,我是陵控。”

  陵笑着拍了下云无羁。

  “真的?”

  “保真,假一赔十。”

  云无羁被陵一把捞到床上:“?”

  “睡觉。”

  “哦。”

  

  下雪了。

  陵穿好外套,一抬头便看见云无羁正围着他给织的围巾笑。

  “傻乐什么呢?”

  陵皱眉,嫌弃道:“你怎么戴这个?丑死了,换条。”

  云无羁故意将围巾上的雪豹头露出来:“你还嫌弃起自己的手艺来了——不换。”

  陵:“你还给它露出来??丑死了。”

  云无羁牵起他的手出了门,边走边笑:“丑萌丑萌的,反正我喜欢。”

  陵踉跄几步:“走慢点,地滑。”

  云无羁应了声,放慢脚步,将陵的手同自己的一起塞进口袋。

  陵被迫又离他更近一些,索性将计就计,将头靠在他肩膀。

  云无羁伸手扫去他头顶的雪花。

  

  陵嫌热,想将手抽出来。松开又被云无羁一把抓住手腕:“?”

  “热,出汗了都。”

  陵又抽了抽,云无羁又紧了紧。

  “不许松。”

  “……”

  云无羁看出他的不情愿,将手抽出来。不过仍拽着他手腕:“一会冷了再告诉我——再反抗小心我当街强吻你。”

  陵:……蛮子!

  “我要吃糖葫芦。”

  “好。”

  

  意外来的太突然。

  云无羁和陵出去自驾游,谁知路上遇到一辆逆行货车朝他们冲来。

  云无羁猛打方向盘,却还是被货车甩飞了出去。

  两个人落在悬崖一颗歪脖子树上。

  陵死死拽着云无羁。

  被甩飞的前一秒,云无羁将他整个人都护在怀里。

  “云无羁!!!!”

  陵的胳膊被碎掉的车窗玻璃划伤,云无羁却满身是血。

  陵将云无羁死死拽着,生怕意识不清的他掉下去。

  “陵……”

  云无羁轻声唤他。

  “松开吧。”

  这颗树明显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

  “你丫的再说这些小心我揍你!!!”

  云无羁叹了口气。

  他们两个只能活一个,他希望这个人是陵。

  “云无羁你睡一个试试!!不许睡给我睁眼!!!”

  陵也快撑不住了。

  云无羁失血过多,意识模糊。陵能感觉到。

  “云无羁!!!”

  声音已经带上哭腔。

  

  后来的事,不用说也知道。

  云无羁松开了手。

  

  

  “云无羁,你好狠的心啊。”

  陵将一束白色洋甘菊放在墓碑前,盯着黑白照片发呆。

  云无羁,

  我想你了。

[云陵]思

设定云无羁登基三年后

有小刀,但he

———————————————

  罗宛人人皆知当今陛下心中有个白月光,后宫后妃无数但后位空悬,连个妃位都没有。

  但那人三年前就已经命陨在边疆暴雪中。

  

  雪很大,但剌眼的鲜红却怎么也无法被风雪掩盖。

  陵左肩插着一支箭,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数不胜数,连精致的面孔都染上了大半鲜红的血。

  身上哪都疼,每一次呼吸左肩都疼的一抽一抽的,伤口又流出不少鲜血。

  疼,好疼,疼死了。

  陵用力睁眼。

  云无羁一身白衣,混在暴风雪中。但陵认出来了。

  云无羁就在远处看着他。

  暴风雪好像将二人分隔在两个世界。

  陵用尽力气朝云无羁的方向伸出手,指尖的鲜红在自己眼中好似一朵红梅。

  “云无羁……”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活着走出边疆了,只想临死前再看一眼云无羁。

  ——那人影却只是一瞬便消失了。

  陵一愣,悬在半空的手渐渐落下。

  眼睛……睁不开了。

  

  陵自请带兵冲在前线,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切断了他们和后续部队的联系。敌军又冲出来拦路,彻底寻不到军队的综影。

  等活捉了领头羊,云无羁才得知敌军已经趁着两支军队走散包围了前线的军队。

  陵现在凶多吉少。

  云无羁随手拽了匹马,也不问问方向就冲了出去。

  他在暴风雪中前行,映入眼帘的是大片腥红。

  ——一处断崖拦住了他的去路,桥已经被人从另一端斩断。

  他看见了满身鲜血倒在雪地的陵。

  “陵!!!!”

  云无羁心急如焚,远处的陵微微偏过了头,朝他的方向伸出了手。

  陵还活着!还活着!!

  云无羁心中又喜又急。

  他突然希望自己能原地长出一双翅膀飞过去。

  

  但老天不尽人意,等云无羁反应过来回头时,雪崩已经将他淹没。

  他是被瓦西里带人挖出来的。

  云无羁下意识朝陵的方向看去,那大片的鲜红不见了,陵也不见了影子。

  暴风雪已经停了,雪原上一片死寂。

  

  

  “陛下,前几日失窃的冰螭佩寻到了,只是那人始终不肯交出冰螭佩。”

  云无羁起身:“孤去看看。”

  地牢。

  罗宛地牢的寒冷不亚于边疆雪原。

  陵打了个寒颤,只觉得冷。

  好好在罗宛街上走着,结果迎面来了几个官兵要抓自己。如果不是旧疾发作,他也不至于在这呆了好几天。

  陵靠着墙闭眼休息,长发遮住了他半边脸庞。

  有脚步声。

  陵听见脚步声在牢前停下,接着有人踹了脚铁栏杆:“喂,醒醒,别睡了。”

  陵眼也不睁,面子一点都不给。

  云无羁示意待卫在这等侯,自己进了牢内。

  陵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边停下,这才睁开眼冷哼一声:“怎么,想强抢?”

  云无羁突然一愣。

  这声音他可太熟悉了。

  “……陵?”

  云无羁颤声开口。

  陵闻言,抬头看见云无羁错愕又惊喜的面孔一愣:“云无羁?”

  云无羁就在那双金瞳的注视下将人整个揽进怀中。

  陵“嘶”了一声,用力拍了几下云无羁:“靠,松开,你碰到我伤口了。”

  云无羁将陵抱起,轻轻用手拂开陵的乱发大步走出牢门顺便回头道:“去宣太医。”

  语气波澜不惊,但陵却清楚的感受到抱着他的那双手在抖,更能清楚的听见云无羁的心跳声。

  困。

  陵靠在云无羁怀里渐渐睡去,但手中依旧紧紧握着那枚云无羁赠他的冰螭佩。

  

  再醒时,是在云无羁寝殿。

  陵只觉脑袋发昏,一回首便看见正在桌前批奏折的云无羁。

  云无羁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回头朝他这边看。见他醒了便快步到他床前:“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见陵摇头他才放下心,小心翼翼的将人拥进怀中。陵没反抗,双手轻拍他的背,跟哄小孩一样。

  他是被雪原的原住民从雪地里挖出来的,因为在雪里埋的太久,伤口没有及时处理落下了旧疾。

  醒来时他向原住民打听了云无羁的下落,得知他被瓦西里一行人带走后已经即位好几天了。

  陵在原住民家里呆了一段时间,伤好后也不知从哪找出来一只信鸽,写了封信让璇玑崖的人来接自己回大景。

  “为什么不找我?”

  怀里那颗头突破抬起,声音似乎还有些委屈。

  陵将那颗头重新按到自己怀里,用力揉了一把:“你那时候刚即位,我懒得去。”

  “哦。”

  陵回了大景后养了两年伤,其间打听过一些罗宛皇事,得知云无羁后宫佳丽三千,更不想找他了。

  “我发誓我没碰过他们。”

  云无羁没想到这谣言传的这么广,还这么离谱。这几年反正有人送他就塞后宫,反正死活不踏进后宫一步。

  “行行行。”

  再然后,就是在街上走了没几步被抓进地牢然后遇到云无羁。

  “你欠了我三年。”

  云无羁冷不丁开口。

  陵挑眉,捏了把云无羁的脸:“你讲不讲理?我那是养了三年病。”

  “不讲。”

  云无羁起身将陵按在身下:“学你的,不讲理。”

  “靠。”

  云无羁故意咬了两口陵的脖颈,留下几个短时间不会消的吻痕:“等你好了,债我一个也不会落下。”

  陵:“是是是。”

  云无羁不满他这么敷衍,搂住陵纤细的腰身吻了上去。

  陵双手搂住云无羁,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难得主动,但碰不了。

  云无羁内心又记下一笔。

  

  没过多久,云无羁遣散后宫,将皇位传给一位亲王,带着陵去了别国。

  别问,问就是度蜜月。

  

  

  

———————————————

  QQ扩列!家人们速速加我!

  1813849974

  记得备注!不然我害怕!

  孩子快无聊死了,纯纯被动型,快来找我聊天————

  没事想发啥发啥,绝不嫌烦!

[云陵]带球跑是吧(三)

❗现代ABO,先渣后忠云注意!

❗互相暗恋但不自知!

❗追妻火葬场注意!

❗双洁党避雷!

这篇极度ooc的文为什么会让你们如此执着

———————————————

  陵还是被瓦西里骗得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他醒时正逢深夜,如果不是床头的日历他可能还会以后自己是迷迷糊糊爬回床上的。

  陵连拖鞋也不穿,赤脚下楼进了厨房想安抚一下自己的肚子。

  ——很好,什么都没有。

  

  陵瘫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想点外卖,目光一斜突然看见了桌上的文件。

  大概扫了几眼内容。是那天云无羁拿给自己的那份。

  陵正准备放下文件时却突然看见了自己的大名。

  ?

  陵一脸不可置信,甚至用一边的笔在另一张白纸上写了好几遍自己的名字。

  艹,一模一样。

  钢笔当既被他掰弯。

  陵无心再去管自己肚子,直接给云无羁打去了电话。

  

 

  云无羁睡的正香,迷迷糊糊间接了电话被陵直接吼醒了:“云无羁你TM什么意思?!” 

  云无羁一愣:“?”

  “装傻是吧,老实说找谁模仿的签名?信不信我断了你第三条腿?”

  云无羁彻底清醒:“可别冤枉我,签名可是你自己签的。不信自己去调客厅监控——别想着毁掉合同,我这里有你签的备份。”

  陵:“……”

  对方挂断了电话。

  陵内心烦燥,几叉子将刚送来的蛋包饭戳了个稀巴烂上楼睡觉。

  合同已经在垃圾桶安家了。

  陵用被子蒙住头,打算喊个人把监控换掉,谁知道g云有没有用那东西监视他。

  

  次日,陵联系了工人后去了趟锦歌楼。

  月灵见他来开心的不行,又从厨房拿来不少酒和点心。

  今日碰巧又遇见了玉泽。

  玉泽一见他便笑咪咪的凑了上来:“陵,最近可有空?”

  陵咬了口月灵刚拿来的酒心巧克力:“有事说事——巧克力哪买的?挺好吃。”

  月灵:“是云哥哥送来的,好像是罗宛进口。”

  “哦。”

  一听见云这个姓就烦。

  玉泽早上准备递上一份文件:“最近安插在承永那个老不死身边卧底说发现了他们公司重要机密,我手下没闲人了,只能拜托你。事后报酬三倍。”

  “行。”

  陵一口应下,也不打算看看文件上写了什么。

  回家已是午后,临走时月灵还硬塞了几盒酒心巧克力给他。

  安装监控的工人已经离开,陵脱下外套打开手机。

  不错,监控画面清晰度高了不少。

  

  [云**********]:[文件]

  [云**********]:三天后交给我。

  呦,这才多久就来使唤人。

  陵草草打开文件——WC这怎么和玉泽那份一模一样???

我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lagèµ·

快60级了死活抽不中陵艹

[云陵]恋爱日常.

活动结束=罢工摆烂

现代

全程无刀,放心食用

超级短的短篇

———————————————

1.

  陵喜欢在事后清晨死死抱着云无羁的胳膊不撒手,当然这件事清醒时候的他完全不知道。

  云无羁如果执意要走,陵还会迷迷糊糊的跟他撒娇。

  云无羁:看,自己当老板的好处。

  然后替老婆盖好被子陪老婆在家睡觉。

  

2.

  陵不管什么天气什么季节都喜欢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光着脚在家里晃来晃去。

  云无羁无奈的装上了地暖。

  “你啊。”

  陵口中叼着薯片:“?”

  云无羁看着陵裸露出的香肩以及大片白嫩的皮肤咽了咽口水,从柜子里取出毛毯给陵盖上:“守点男德。”

  陵格外叛逆的又把毛毯和衣服往下拽了拽:“我不。”

  

3.

  陵其实很喜欢做些小玩意,并且藏在家中的各个角落希望某天云无羁能发现。

  结果人家连那些角落看都不带看一眼的。

  陵因此气了好长一段时间。

  直到某天喝醉后把藏小玩意的地方挨个说了一遍,云无羁挨个找,看见那些小玩意后把陵又亲又抱又搂了好久。

  第二天,云无羁的手机挂件变成了陵扎的雪豹头。


4.

  恋爱中吵架是常有的事,结了婚的老夫老妻也不例外。

  陵想和好,但面子太薄真的不想当面说。可没有亲亲老公抱着睡真的好难受。

  所以陵亲手包了一束云无羁喜欢的花并手写贺卡趁他不再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

  结果云无羁以为是哪个想上位送的花,二话不说直接丢了。

  刚丢进去,又看见了陵的落款,马上又给捡了起来。

  贺卡上短短一行字:

  我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

  

  云无羁晚上回家专门带了陵喜欢的小吃,刚进门小吃一丢抱着人就亲。

  他早不想冷战了,奈何最近太忙根本没时间回家。

  但是老婆都发话了他还能说什么?

  云无羁手指轻轻抚摸着陵的唇:“今天老公陪你睡觉。”

  

5.

  云无羁抱着陵看电视,看到一半突然问:“阿陵,上次吵架你怎么先低头了?”平时不都嫌丢脸吗?

  平时都是他先认错,不管有没有,就算没有也要编一个出来。

  陵本就坐在他腿上,回头时长发扫过云无羁鼻尖。

  “对爱人低头有什么好丢脸的。”

  

[云陵]纪念日

bebe是be

现代

———————————————

  陵快死了,但他不知道。

  云无羁盯着报告单出神。

  医生摇头叹息,路过云无羁身边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好好珍惜。”

  云无羁抬头苦笑,只觉得呼吸困难。

  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陵只剩下三个月了。

  但偏偏三个月后是他们的结婚五周年纪念日。

  

  [Детка]:下班了好累QAQ。

  [чжунлинь]:等我来接你。

  云无羁看着“QAQ”三个字母内心更加难受。

  调整了下情绪,转动方向盘开车去接陵下班。

  

  陵站在路边刷着视频。

  夕阳的余晖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散在陵身上,美得不可方物。陵抬的一刹正好瞧见云无羁的车。

  见到陵的那一刻,云无羁的脸色好看了几分,还带着笑。

  陵上车后立马凑到他面前索吻,云无羁轻轻捧住他的脸贴上温热的唇。

  “今天想吃什么?”

  “上次吃的那家日料店。”

  “好。”

  云无羁宠溺的笑着,伸手捏了捏陵的脸。

  他不想告诉陵报告单上的内容。

  那就在这三个月,把自己余生的所有爱交给陵。

  

  清晨。

  云无羁是被窗外的阳光晒醒的。

  陵还在他怀里扒着他的手臂睡得正香,时不时还蹭蹭他的胸膛。

  ——那只骄傲的孔雀早就被他养成了傲娇粘人的猫。

  云无羁低头吻了吻陵的眼角。

  “别闹……痒……”

  陵皱眉,伸手轻轻抓了一下他的手臂。

  云无羁轻笑几声,替他盖好被子:“困就再睡会儿,我去给你做早餐。”

  陵抱住他的手臂蹭了蹭:“不要,不吃了,再睡会儿。”

  

  陵不喜甜,但他经常下厨做些网红小甜点。

  他不吃甜的,云无羁吃。

  “张嘴。”

  陵又给他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

  云无羁叹气:“阿陵,再吃这种高热量的食物,你会获得一个失去八块腹肌的老公。”

  陵却不以为然:“没事,等会儿我陪你锻炼。”

  云无羁心道不就是想趴我身上玩手机吗。

  

  云无羁提前去取了钻戒。

  回来时发现陵已经窝在沙发上昏昏欲睡了。

  陵听见开门的声音又强忍着困意睁开了眼:“……云?”

  云无羁快步走到他面前:“怎么又在这睡?”

  陵揉了揉眼睛,向他伸出双臂:“等你。怎么才回来?我好困。”

  云无羁将他抱起,语气略带歉意:“有点事,耽搁了一会儿。”

  

  云无羁趁着陵睡着,将钻戒戴在他纤细的手指上。

  他盯着那只手发呆,十分钟后,俯下身轻轻吻了吻陵的指尖。

  怎么办啊陵。

  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云无羁感觉怀里的人在发抖。

  他睁眼,陵正死死的抓着他的衣领,金色的双瞳被蒙上一层水汽。

  “云,疼,我好疼……”

  

  

  

  陵的病愈发严重了。

  从一号开始高烧不退,直到现在也没看见有好转的迹象。

  陵被烧得神智不清,一连昏迷了好几天。

  云无羁没想到他的病情竟如此严重,一连四天守在病床前。

  陵会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喊他,偶尔睁眼用尽所有力气对着手指上那杖钻戒笑。

  云无羁与他十指相扣,两个钻戒在月光下闪着淡淡的,明亮的光。

  陵笑得灿烂。

  “我不会死,我还在等,等着结婚纪念日和你去罗宛玩呢。”

  阿陵,你的声音好好听。

  再多说几句话好吗。

  

  云无羁很喜欢听陵说我爱你。

  住院其间,每当云无羁眉头皱起时就说一句。

  只是声音越来越小了。

  阿陵,再多说几句好不好?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这辈子只爱你,云无羁。

  

  8月7日

  陵走了。

  他走的很急,甚至忘了对云无羁说我爱你。

  

  

  葬礼。

  来的人很多,玉泽,花家三兄妹,月怜,月灵……

  云无羁不记得那天的天气,来了多少人,只记得墓碑上陵的笑脸。

  陵笑起来很美。

  但照片是黑白色的。

  

  阿陵,别闹了。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

  

[云陵]碍事的妖(上)

月老云x桃花妖陵

———————————————

  月老最近很苦恼,因为业绩上不去。

  红线这边刚牵上,那边“啪”的一声断了。那边重新牵,这边又“啪”的一声断了。

  好的,这个月月老业绩再次垫底。

  云无羁:……

  “查,给我查,我就不信这红线它牵不上!”

  

  云无羁伪装成凡人模样来到了桃花园。

  桃花树下正立着一对恋人。

  男人面色潮红,双手背后,装做偶遇道:“好巧……你也来看桃花?”

  女人皱眉:“明明是你约我出来的啊。”

  树后的云无羁扶额,探出头看了眼男人背后的花:MD为什么会有人用曼珠沙华告白啊???

  云无羁心道这人情商真低,动动手指用玫瑰替换。

  男人将手中的花递到女孩面前:“我心悦你!”

  云无羁看着刚递出去就腐烂了的花:???

  然后理所当然的告白失败。

  云无羁立在原地:……?

  什么东西?玫瑰腐烂的怎么这么快???

  

  接下来一连几天,云无羁发现每次被自己用神力变化的物品只要递到人跟前就会变得不堪入目。

  这绝不可能是自己的神力出了问题,那么只能有人在从中搞鬼。

  七夕前几日,云无羁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

  一只桃花妖。

  他赶到前,那桃花妖已经又破坏了一段姻缘。

  还得意的朝他投去鄙视的目光。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桃花妖跑的飞快,转眼间已经围着云无羁晃了一圈。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云无羁也不是吃素的,来之前已经在此布下阵法。

  待桃花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定在了原地。

  ……艹。

  这下挑衅的人成了云无羁。

  云无羁细细打量着面前的妖。

  这年头妖的质量都这么高的吗?

  瞳色与普通的桃花妖不同,面前这只妖是鲜艳的金瞳。薄唇紧抿,额间还有一颗不大的绿宝石。

  到是好看的紧。

  见云无羁半天没反应,陵到是心慌的紧。

  妖族有各种关于神的传言,当然,没几个好的,尤其是月老,据说他会抓妖去当姻缘树的养分,还喜欢把妖的妖骨做成各种各样的乐器和兵器。

  不过自己面前的这位……应该不是吧?

  可恶就不应该皮!!!

  陵这点小心思全部都被他的眼神暴露无疑。

  云无羁伸手揽起几缕青丝。

  怎么保养的?皮肤好就算了,怎么发量也如此多?

  云无羁叹气,随后朝着陵道:“原来是你这只小妖干扰本月老工作。”

  完了。

  陵直接石化。

  云无羁盯着这张脸又看了好半天。

  不行,这妖可太合我眼缘了。

  所以他大手一挥,直接给人,不对,给妖带回了天庭。

[云陵]春雨

短篇现代,一共春夏秋冬四篇

———————————————

  下雨了。

  云无羁低头吻了吻死死抱着他的陵:“乖,先松开好不好,我去关窗。”

  陵松开抱着云无羁的手,待他起床后一把捞过云无羁的枕头抱在怀里。

  云无羁关上窗,顺便拉上窗帘:“还早,再睡一会儿。″

  陵“嗯”了一声,待云无羁路过床边时拽住他睡衣衣角:“再陪我睡一会。”

  云无羁轻轻揉了揉他有些乱的头发:“我先下楼给你做早饭。”

  “哦。”

  

  云无羁将早餐在桌上摆好,抬头看了眼窗。

  这是他和陵在一起的第二个春天,第一场春雨。

  陵打着哈欠从下楼。

  云无羁皱眉:“又不穿鞋?”

  陵伸了个懒腰:“哎呀没事,有地毯呢——我饿了,先吃饭。”

  云无羁从鞋柜里抽出一双新拖鞋,在陵面前蹲下身给他换上:“那也不许赤脚下楼。”

  “哦。”

  陵咬了口三明治。

  

  雨已经下了一早上,云无羁估计这一天都不可能停。

  云无羁一忙起来就会忘记吃饭,在家办公也不例外。

  所以陵干脆亲自下厨做了几盘云无羁爱吃的罗宛菜,亲自磨好咖啡,亲自去喊云无羁吃饭。

  “下来吃饭,再不吃就凉透了。”

  云无羁应了一声,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

  12:03。

  已经中午了啊。

  陵怕菜凉了不好吃,抓住云无羁的手直接给人拽到了餐桌边:“快吃,不吃我下次就不做了。”